狼人殺 – 警長競選票型

警長競選票型

        對於投票階段票型的分析是狼人殺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比如對於最簡單的正邏輯來說,如果兩個預言家發言差不多,難以分辨,但是其中一個預言家明顯得了更多的票當選警長,那麼就有理由懷疑是隱狼給自己的悍跳狼同伴衝票了。

        首先我們鼓勵警下的好人在對警上兩個預言家有所分辨的情況下都盡可能地投票,因為警下玩家不像警上玩家那樣可以通過發言來主導劇情,警下玩家最重要的事就是投票。

一般而言,警下大概率有狼人,好人投票越多,狼隊對於警長竟選結果的控制力也就越弱。同時警下好人還有著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在第一天白天的發言階段盡可能清晰地說明自己投票給某一位預言家的理由,以此作為自己心路歷程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警長投票的票型可以是假的,狼隊可能根據戰術安排打衝鋒或者打倒鉤。

發言差不多時,拿到警徽的預言家也可能是真預言家遇到了狼隊在打多狼倒鉤的套路。所以根據票型和團隊大小來判斷真假預言家,即所謂的“票型不會騙人”其實並不是那麼準確,尤其是在高端局,狼隊的戰術更加豐富而且思路清晰,很容易就能執行出各種各樣的戰術格式來進行配合。

        其實對於狼人來說,警徽是無法直接帶來輪次優勢的,悍跳狼拿警徽的收益主要是破壞預言家的警徽流,讓預言家少報一個驗人信息以及讓自己佔據歸票位發言,而那0.5票的優勢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爭得輪次。所以事實上警徽對於狼人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如果說能夠在警長競選裡打一些戰術配合,就算讓真預言家拿到了警徽,第一天只要能夠扛推真預言家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所以說警徽投票不直接影響輪次,對於狼人來說不是那麼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第一天白天的放逐投票。

        對於狼團隊來說,如果第一天悍跳狼的發言一定程度上好於真預言家,就不要再一起給悍跳狼衝票了,不然悍跳狼高票當選反而容易引起好人的懷疑。相反這時候可以考慮給真預言家衝票,讓發言明顯偏好的悍跳狼最終落選或者僅以微弱優勢當選,這樣的話站隊悍跳狼的好人一定會認為真預言家是有團隊的,於是繼續站邊悍跳狼。就算在遊戲中後期悍跳狼暴露,這些好人也全部都是狼隊的扛推位。
在警長投票中,有幾張比較特殊的牌值得關注。

一是預言家的金水,如果預言家A的金水投票給了A就代表先接了這碗金水,如果反水投給預言家B,金水的投票也不會計入預言家B的團隊。

二是預言家A警徽流裡的第一張牌C如果投票給了預言家B,警下C需要有更加充分的理由講清楚自己為什麼投票給B,如果一般的警下玩家覺得預言家A和預言家B發言三七開就可以投票給預言家B的話,預言家A警徽流裡的第一張牌至少要覺得預言家A和預言家B發言是二八開才能投票給預言家B 。


之前我們說過,建議警下好人要在對兩個預言家能有所分辨的情況下投票並說清楚投票理由,雖然票型有可能是假的,但是“投票並說明理由”這件事的目的,主要不是去看團隊的大小,而是去找出“不正常站邊”的玩家。

每一個玩家都應該在警下說清楚自己站邊的理由,好人是可以站錯邊的,但只要他的理由表述清晰,是符合他的視角和能力的,那麼他就大概率是一張好人牌。而狼人牌選擇站邊的動機不是和好人一樣想找出真的預言家,而是根據戰術安排,為了站邊而站邊。狼隊早就知道誰是真預言家了,他們只需要根據戰術安排來站邊就行了,也就是說好人站邊的理由是“覺得哪個預言家更像是真的,先有站邊理由後選擇站邊”,狼人站邊的理由是“根據戰術安排選擇站邊,先選擇站邊後找理由”,好人真實的站邊理由是說得清楚的,而狼人真實的站邊理由是不能說出口的,所以狼人必須尋找一些偽邏輯作為自己站邊的理由。

而這樣“為了站邊而站邊,先站邊後找理由”的發言是會露出破綻的,因為這與這張牌是好人牌的時侯遇到這樣的局面會作出的反應和該有的心路歷程可能會有所不同,由此就可以發現吃信息的痕跡。

當然女巫要是救了其中一張預言家牌又或者是救了被查殺的牌也同樣是得到了額外的信息,不過女巫可以跳出身份來自證,而狼人就沒有辦法了。其實哪怕是高配玩家,只要吃了信息,也免不了有一些“先有站邊後找理由”的問題,只不過高階玩家可以看穿低階玩家,反過來就不行而已。

        在若干個站邊和投票中,雙方預言家都是有團隊的。真預言家的團隊裡可能有站對邊的好人和倒鉤狼,悍跳狼的團隊裡可能也有站錯邊的好人和衝鋒狼,當然划水狼也可能和看不清楚局勢的好人一起站在中立的位置。

        而好人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地剔除雙方團隊中不吃信息的好人牌,找到“為了站邊而站邊”的疑似狼人牌,再根據疑似狼人牌的發言和投票還原狼隊的戰術思路最後逆推出誰是真預言家。

可以剔除的玩家有以下幾種:

①第一天夜裡倒牌的剔除
②認神自證身份的剔除;
③站邊理由清晰,充分符合其視角和階位的剔除;
④因為其他原因坐實好身份的剔除。

另外還有兩個特例:
①在考慮預言家B是真預言家時,將被預言家A查殺的玩家從預言家B的團隊中剔除;

②在考慮預言家A是真預言家時,將預言家A的反水金水從預言家B的團隊中剔除。

 

在盡可能地剔除掉雙方團隊中的好人之後,剩下的就是暴露在我們視野裡的疑似狼人牌了,我們需要根據這些疑似狼人牌的發言來判斷哪一個預言家牌更可能和這些疑似狼人牌認識,且正在打配合。通過這種分析方法,即使我們無法從兩個預言家的發言中直接分辨誰是真的預言家,也可以以隱狼為線索去分辨預言家的真假。


最後再說幾個小技巧

(1)就算是真預言家也不能相信所有站邊自己的牌,尤其是說不清理由,無腦站邊的,因為這些很有可能是倒鉤狼。
如果女巫第一夜沒有用解藥,預言家可以在第一天先拉狼票讓疑似倒鉤狼幫自己衝票,但第二天一定要把第三夜的警徽流留到這張疑似倒鉤狼的位置上去並說明理由。

(2)只有當兩個預言家發言差不多的時候才會去提團隊的大小,如果其中一個預言家發言遠遠差於另一個甚至於直接聊爆,那就顯然沒有必要再去盤雙方團隊大小的問題了,因為這種時候就算是狼隊也只能拋棄掉這張聊爆的悍跳狼全員倒鉤藏身份了。

(3)神牌在警下投票的一個好處就在於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直接跳明身份,從而將自己的嫌疑排除。

(4)因為好人一直在跟著局勢思考,所以好人警長競選投票、發言、放逐公投的思路一定是連貫的,心路歷程一定是能夠講得很凊楚的,而狼人是“為了站邊而站邊,為了投票而投票”的,是會根據局勢選擇站隊和投票的,所以狼人的思維就會顯得很跳躍。
當有一張牌突然發生站邊變化時,一定要讓他聊清楚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他的言行不一以及站邊的巨大轉變。

(5)狼隊的一個常用技巧叫作算票,也就是根據發言的站邊情況來估計投票的結果,所以狼團隊內部為了不讓票型太暴露,在感覺票數夠衝出真預言家以後可能就會棄票甚至倒衝來平衡票型並做身份。

(6)當然對於狼隊來說,也要讓自己的站邊理由盡可能編得飽滿一些,有時候可以在警上故意做一些操作,比如前置位隱狼故意給後置位悍跳狼施壓之類,製造一些劇情方便互做身份,然後就可以用“我警上故意給了他那麼大的壓力,在他背負著這麼大壓力的情況下,我仔細觀察了他的反應,感覺這張牌的反應還不錯,思路也很清晰,所以我覺得他更像是真預言家”這樣的理由讓自己合理地站邊並假裝出不認識的樣子了。
偽邏輯不能單單靠被動地去硬編,很多時候狼隊需要主動出擊去創造出劇情,從劇情中自然而然地編造出理由。

One thought on “狼人殺 – 警長競選票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