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殺

狼人殺 – 聽發言能力

聽發言要點

發言內容

說是聽發言,很多玩家有時候就真的只是聽了聽發言,發言的玩家說完了,留在腦子裡的也就只剩下一個模模糊糊的印象了。

其實一個人的發言是能夠聽出很多東西的,甚至可以說信息量極其豐富。

先說內容,聽發言的玩家說了什麼只是最基本的,而聽他該說什麼卻沒說什麼也同樣重要。

我們需要去聽他發言各個部分的組成結構以及各自所佔的發言時間的百分比,從而去判斷這位玩家發言的側重點以及他發言的動機,然後再去判斷他發言的心態、視野和最終目的。

這個遊戲裡,每個點都不一樣,每個人都不一樣,當一個人發言的時候,我們要去想他為什麼這麼發言,他這麼發言的時候心裡是怎麼想的,他又是為什麼會這麼想的。

只有這樣去分析,我們オ能去了解他發言的真實目的和內心活動,再結合換位思考的方式判定其身份及共邊關係。

一個非常重要的方法就是基於對對方的了解在自己的大腦裡開闢一個分區,去模擬對方的思維,通過代入對方的視角,代入對方的階位和性格。

假設“我”現在是在對方這個位置上會怎樣發言,比對對方實際上是怎樣發言的,再結合場上的局勢和發言玩家的歷史遊戲數據庫來判斷對方與哪一張身份牌的心態和發言目的更契合,從而辦別出對方的身份。

當然,這需要我們有著非常豐富的經驗,我們需要去了解每位玩家的風格和水平,我們需要去了解不同配置、風格的玩家在不同情況下會進行怎樣的發言,不同性格、身份的玩家會在不同狀態下做出怎樣的表情,也就是說在這背後需要我們積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據庫,而這些需要的都是經驗的累積。

視野斷層

 視野斷層是聽發言過程中非常值得關注的一個點。

一個好人的視野會從自己的身份出發,結合場上的劇情來進行分析,從而延伸出自己對於場上局勢的理解,因此好人的視野是平滑而連貫的。

而狼人玩家是有信息的、有戰術佈局的!

如果視野偽裝能力不足的話,在發言中他們的視野就會出現斷層,這種的斷層可能是淺顯的也可能會隱藏得比較深,有時是邏輯上的矛盾,也有時是心理動機上的矛盾。

關係判斷

有的時候我們雖然還無法從一個人的發言內容中判別他的身份好壞,但是卻有機會判斷他和其他牌認不認識。

所謂的認識廣義上來說就是比如

  • “同時為狼人”是一種雙向的互認
  • “一個人是女巫的銀水”是女巫對銀水單向的認識
  • “一個人是預言家的金水”是預言家對金水單向的認識

一般來說,狹義的認識指的是A、B互為狼隊友,所以相應的不認識指的就是A、B不同時為狼人。

舉例來說

比如當A、B在非常不做作地互踩時,就可以排除A、B是狼踩狼的嫌疑,認為A、B至少不同時為狼人;A一直在通過發言抿B的身份,可以認為A、B大概率不認識;A非常認真地定位了B在拉B的票,可以認為A、B大概率不認識等等諸如此類。

對於認識感的敏感性是狼人殺中非常重要的一個能力,是需要刻意去關注和培養的,很多時候這種認識感的判斷只是源於一些小細節,但是順著這些蛛絲馬跡我們就能找出非常多的信息。

另外高配狼隊一般都會有戰略佈局,會根據戰略佈局設計出一條獲勝路線。如果兩張牌的操作從戰略上看不可能服務於同一個戰略佈局時,那麼這兩張牌不同時為狼人。

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指的一定是戰路,因為從戰術層面上講,比如悍跳狼、衝鋒狼和倒鉤狼在操作中互踩互做身份都是完全有可能的,這與他們服務於同一個戰略佈局並不相違背。

表象之外,真正需要分析的是他們發言中的深層次目的。 

語氣語調

除了發言內容之外,發言的語氣、語調、響度、語速也同樣透露著一個人的內心活動。憑本能聽語氣辦別情緒本身就是人類千萬年的進化所形成的一項天賦,而在科學上通過聲音測謊本身也是測謊技術的一部分。

舉例來說

有一局偏高配的網殺局中,警下站邊時其中一個女生主播在發言的內容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無法憑藉發言內容定義身份,但是在最後她說“其實我現在也還分不清這兩個預言家誰是真的啦”這句話之後笑了一聲。

其實這句話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好人狼人都可能會說出這句話,但是我從她說這句話的語氣和之後的那一聲笑聲中分辦出了絲“不好意思”的情緒。

結合當時的情境逆向推理她的心態,我覺得大概率是因為她認為自己在這個局裡的表現不夠好,沒分清兩個預言家的真假,因此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由此,我從這一絲語氣中蘊含的細微情結分辦出了她極大概率是一個好人。


其實,人類在進化的過程中本身就形成了對於其他人類聲音的敏感性,這些感覺都是我們判別其他人身份的依據。

與在儀器上可以分辨聲音的波形不同,我們人類大腦對於聲音的處理很多時候都是在潛意識層面進行的,意識層面只負責接收結果而無法了解處理過程,這也就是所謂的聽感。

“我感覺他是狼,但我也說不清楚為什麼”這種現象就是因為我們的潛意識只告訴了我們結果,卻沒有告訴我們過程。

雖然我們的意識很多時候無法去闡述原因,但是我們可以藉助這些潛意識所帶來的感覺幫助我們進行判斷。

同時,這種感覺並不完全是靠天賦,而是可以經過訓練而提升的。

我們完全可以有針對性地訓練我們的潛意識,提升我們感覺的敏銳度聽感這種東西的訓練,其實就是對潛意識的開發,需要的是經年累月的大量練習。

所謂的聽發言能力敏銳說到底“無他,唯手熟爾。” 

心態的高度

有的玩家複盤的時候喜歡說,別人發言如何差,行為如何差,我聽他發言時把他誤認為是狼人是他自己的問題。

確實,很多時候我們會因為場上其他玩家聊得不好而判斷失誤,這不能說完全是自身的問題。

不過我的觀點是,外部歸因不利於自己水平的提升,別人會如何失誤,會如何發言我們改變不了,我們能改變的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強。

沒有人願意面對自己的失敗,把輸的責任推卸給別人雖然能夠平衡我們一時的心態,但是卻不利於我們從失敗中去總結、提升和改變自己,我們往往很難去改變別人,我們能做的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強。

用申屠的話來說就是,“對方可以不幹好事,但你認不出他的身份是你的問題。

你的任務就是認出誰是好人,誰是狼人,你的任務是根據對方的發言來判斷出他的好壞然後站對邊,你的任務不是糾正對方的發言讓他說到最好。

當然這個要求比較高,實戰中如果真的是因為對方出了問題,你也可以責怪他,但是最重要的是去記住對方的狀態,記住對方就是這麼個人。

小貓是小貓的叫聲,小狗是小狗的叫聲,你記住就好了,不要去怪別人,這並沒有什麼用,因為他也不可能去改變自己的風格。

我認為這才是一個高手應有的心態。

其實誰的發言煽動性強,誰的發言聽著舒服誰的發言很有邏輯,這些都只是每個人的發言風格、發言能力而已。

通過各種發言判斷出每個人的身份,找到每個人發言目的,才是聽發言關鍵所在。

延伸閱讀

One thought on “狼人殺 – 聽發言能力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