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票與算票

狼人殺 – 拉票與算票

狼人殺教學

很多二至三階玩家經過不斷的練習,在實力逐漸進階,邏輯、分析、戰術和報人等綜合能力都有所小成後,就會遭遇瓶頸。

他們會發現自己經常會遭遇這樣一種情況一一“我一張好人牌明明已經把局勢分析得這麼清楚了,我明明已經把該盤的邏輯都盤乾淨了,你們其他好人怎麼就聽不懂呢?”

這是因為此時經過練習,大家都已經成為了場上的高配玩家,擁有了超出自己所在場上大部分玩家半級甚至一階的水平、自然能夠比場上其他玩家擁有更清晰的思路和判斷。

但是很多時候其他玩家不聽我們的,不跟著我們投票,這時候又該怎麼辦呢?其實作為一個高配玩家,除非只在高配局玩,否則平時我們普遍所遇到的都是水平相對不如我們的玩家。

他們的邏輯不如我們,思維沒有我們清晰,經驗沒有我們豐富。他們當好人經常站錯邊,好人之間也會互相誤會互相攻擊,這些都是正常的。


拉票

這樣的困擾不但我們普通玩家有,就連狼人殺頂配大神也曾在節目中因為“明明已經講清楚了邏輯但是其他好人就是不信他”而感到過困擾。

其實這樣的感受每位高配玩家在進階的道路上都會遇到,那麼該怎麼辦呢?我的觀點是,實際上狼人殺並不完全是一個邏輯遊戲,所謂邏輯只是狼人殺發言中可以利用到的一些素材。

無論是真邏輯、偽邏輯、正邏輯、反邏輯,無非是牌與牌之間互相試探、攻擊和保護的理由,是一種發言素材。

所以在我們自己進行思考和判斷的時候,邏輯很重要,但是在我們靠發言來說服別人的時候,一定要記住邏輯只是一種發言素材而已。

狼人殺是一個語言遊戲,而不是一道邏輯分析題,整個發言的過程也不是像解題一樣去分析“已知…因為……所以…”。發言中只分析問題而不給出具體的執行方案是沒有用的,單純分析式的發言既很難做好自己的身份,也不具有什麼煽動性,很快就會被人遺忘。

邏輯分析

分析只是第一步,只應該佔發言中的一小部分,分析之後應該做的事情是給出具體的執行方案,給出方案之後應該做的事情是拿著自己的方案去說服其他玩家。

僅靠自己分析或者自己得出結論是沒有用的,在語言遊戲中發言環節最重要的事情是說服別人,而這就是很多玩家在發言中所欠缺的。

而在實戰中,我們如何安排分析、提方案、遊說別人這三者在我們發言時間之中的比重,則需要根據場上的局勢來進行判定。

在警上和警下前半圈發言主要是一邊分析一邊表水,如果神牌或者其他鐵好人起跳帶隊則不需要藉助分析來進行表水了,因此可以把發言重心放在提出方案、安排工作上,身份越低的玩家越需要去說服別人,而身份越高的玩家就越可以把發言重心放在給方案上。

換位思考

我們都知道狼人殺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能力叫作換位思考,高配玩家需要不斷地代入到各個位置、各個玩家的水平、性格、習慣中去,不斷地去模擬那個位置上那個玩家的心態和思維。

就拉票而言,我們就一定要代入到我們的拉票對像這張牌的視角裡,去模擬這張牌是怎樣思考問題的,在理解了他的思維之後再用他所能接受的方式去說服他。

在拉票發言中,邏輯其實不是最重要的,說服一張牌所需的方式並不一定是各種完美邏輯的疊加,而是需要因人而異。

其實哪怕只用一個最粗淺的偽邏輯,只要能說服一張牌拉到他這一票,那麼這就是一個好的邏輯。

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他人,這個遊戲裡最重要的不是我們說了什麼,說得對不對,而是如何讓別人聽進去,按照我們的想法來行動。

很多時候,我覺得拉票發言和“與女朋友鬧彆扭了,該怎麼去哄”有點像,如果不能曉之以理的話,不如動之以情,站在他(她)的角度去感受他(她)的情緒和思維並與之產生共鳴,很多僅靠講道理不能解決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

高配?低配?

我們要明白狼人殺中的投票是不分高配低配的,無論是什麼配置的玩家,只要入了局,就都握有一票,我們真正要做的就是拉到他們的票。面對配置較低的玩家我們說一個完美而正確的真邏輯他可能聽不懂,理解不了,甚至感到抗拒不願意去聽,所以我們就要用他能聽懂能理解的方式去說服他,拉到他這一票。

偽邏輯可以,語言施壓可以,情緒感染也可以。我們要把我們的發言“翻譯”成對方能夠聽懂的語言,用他的語言來解答他心中的困惑,用他認識的東西去獲得他的認可。


拉票核心結論

可以說狼人殺是一個非常需要共情能力的遊戲,只會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是無法玩好狼人殺的。

我們需要有足夠的能力去代入其他玩家的視角看待間題,在搞明白了他們的想法之後,再抓住其中的弱點,拿出一套方案來拉到他們手中的票而這一切的關鍵就在於理解場上其他玩家的視角和想法,與他們產生共鳴,用一種他們聽得進去的方式去說服他們。

思維關鍵

這個遊戲裡,在我們自己的思維中設計出獲勝線路只是第一步,其實關鍵在於如何說服別人相信我們,然後遵從我們設計的路線去進行遊戲,因為狼人殺遊戲中投票決定每天白天放逐的對象,所以拉票這一能力就至關重要。

在我印像比較深的一盤遊戲裡,第一天被扛推的真預言家在復盤的時候說的一句“好人莫名其妙都票我”讓我感受很深。

其實這就是因為他無法代入到底下這幾張要出他的好人玩家的視角去思考問題,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打動不了別人。等他哪一天明白了這是為什麼,他的水平自然也就提升了。

而所謂邏輯只是發言中的一些素材而已,重點在於如何利用和編織這些素材,用別人可以接納的方式表達出來從而爭取到他這一票,使得我們能出掉想出的人,讓局勢往我們希望的方向發展。

發言本質

拉票發言的本質就是從無數種說得通的邏輯中,選擇最契合被說服者思維的一種,立足於對方的思路,從對方的知識水平和認知狀態出發,用對方能夠接受的方式去說服他。

傳銷大師

其實這樣的拉票方法是被“傳銷大師”申屠帶入到廣大玩家們的視野之中的,也被戲稱為“洗腦傳銷”。高配玩家在中低配對局中,只要有“傳銷技法”傍身,一人在場就如同多票在手,甚至發言位置好的話,可以做到白天想出誰就出誰,也就自然可以按照自己設計的獲勝思路來進行遊戲了。

說到底,狼人殺是一個邏輯遊戲,但也是一個發言遊戲,除了邏輯之外,在發言中我們也要學會使用一些與人溝通的方法,通過情緒去感染,通過語言去施壓,使用我們的語言技巧去說服別人,這才是語言遊戲應有的魅力。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拉票發言並不意味著拉票者需要全程討好被拉票者,作為個優秀的拉票者我們需要分清楚什麼時候發言應該柔和,什麼時候發言應該強勢,什麼時候需要我們循循善誘,什麼時候可以直接施壓威脅。

拉票發言的核心思路就有一點,那是拉到。

只要能夠實現這個目的,在遊戲規則所允許的範圍內(不 貼臉、不場外、不過度情緒化發言),可以選擇多種發言的方式,怎麼有效就怎麼來。


算票

一般而言,拉票是需要配合算票技巧一起使用的。

所謂算票是指通過其他玩家的發言判斷每張牌的站邊和投票,預估當天可能的票型。

我們的精力是有限的,發言時間更加是有限的,所以在拉票的時候我們的視野一定要清晰。

對於悍跳狼來說,哪些牌是站邊自己的,需要誇獎、安撫和鼓勵,哪些牌是站真預言家邊的,可以直接打進狼坑,攻擊他們的發言漏洞,哪些牌是關鍵的搖擺牌,要著重投入發言時間去與他們互動,爭取說服他們拉到他們手上的票,狼隊這四票應該怎麼分佈,衝鋒狼、深水狼和倒鉤狼各自應該怎麼處理,哪張狼隊友應該一起來衝票,哪張狼隊友可以棄票甚至倒衝做身份,這些都需要悍跳狼去安排。

拉到幾張牌可以把真預言家衝出去,場上有哪幾張票是可拉的,票數不夠時要不要安排深水狼/倒鉤狼一起幫忙衝票,這些都是悍跳狼在拉票發言中需要考慮到的。

悍跳狼拉票控場

對於悍跳狼拉票控場來說,發言的目標就是拉到盡可能多的好人票。

但是在這個遊戲中,每個人的思維都是不一樣的,我們不可能做到讓每一個人都滿意,計劃A可能得到了這一部分人的票而失去了那一部分人的票,計劃B可能會讓那一部分人滿意而得罪了這一部分人。

想要欺騙所有人,想要把每個人的票都拉到手是不切實際的。

因此悍跳狼的拉票思路一定要清晰,計算完所需的票之後,發言就要有方向性,提前選擇好兩到三個拉票對象,將其瞄準之後盡全力去騙,有目的性地去編故事,有針對性地去互動。

對於悍跳狼來說,只要算過了票,票數足夠,除了拉票目標之外的其他好人都可以棄之不顧,需要填狼坑的時候就把他們或者狼隊友盤進狼坑。

反之狼隊友算票

反正對於狼隊友來說,再怎麼把他打進狼坑,只要一個遞話他就會跟著我們投票,而對於非目標好人,我們並不需要他這一票,不管就行(這也就是所謂的目標用戶和非目標用戶之間的區別。

只要布下的局能夠成功騙到兩個好人跟著狼隊沖票把真預言家出在檯面上,這局遊戲基本就贏了。

真預言家算票

對於真預言家來說,站邊自己的牌要誇獎和肯定他們,哪怕是倒鉤狼,只要他肯跟著自己衝票也要先安撫;中間關鍵的搖擺牌要盡力爭取。

而站邊悍跳狼的牌,哪怕他只有10%的可能是站錯邊的好人牌今天也不能徹底把他打進狼坑。作為真預言家,應該盡力在悍跳狼團隊中尋找站錯邊的好人進行動說,把他們拉回到自已的陣營。

團隊優勢:悍跳狼

悍跳狼先天有團隊優勢,所以有時候真預言家為了拉票,甚至還要去向隱狼牌一邊施壓,一邊拋出橄欖枝,去爭取一張狼票或者至少壓制隱狼不去沖票,這也就是所謂的拉狼票。

比如“真預言家可以一天找出四狼但絕對不能一天點出四狼,為了防止狼隊被逼急了四狼裸衝,應該第一天先拉著狼A和狼B去打狼C和狼D.把悍跳狼衝出去之後第二天有機會再去點其他狼人”。


算票核心結論

預言家的職責不是一輪點四狼,而是帶領好人出掉狼人,就算一輪點出了四狼,每個白天還是只能出掉一張狼人牌。

這個遊戲終究是要靠投票出人的,並不是預言家點完四狼就直接獲勝了。

無論玩哪張牌,對於場面上的陣營如何分佈,自己應該拉哪幾張牌,打哪幾張牌的思路都一定要清晰,要在聽每張牌發言的時侯就搞清楚他們的心態。

每個人能接受的被拉票方式是不同的,我們發言前要明確自己的發言目的,根據發言對象選擇發言方式。

在發言前有所佈局,在發言時有所針對,拉票時對象感一定要強,爭取和拉票對像有所互動,這樣才能拉到自己想拉的票,出掉自己想出的人,實現自已獲勝的目的。


延伸學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